页面载入中...

武汉2000平方米病毒检测实验室定名“火眼”

  韩松和迪克一样,对这个世界观察入微。

  迪克的平行世界写了德国占领下的美国,韩松的平行世界中长城遍布世界;迪克的火星是郊区生活的噩梦,韩松的忧伤是都市男女的困局;迪克的核战隐喻着传统的分崩离析,韩松的红海提醒着人类本能的可怕;迪克的电子羊拷问身为人类的本质,韩松的冷战信使剖析活在当下的虚假。

  这次获得“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金奖”和“最佳科幻电影创意奖”的是韩松的《驱魔》,故事里有一艘巨大的医院船,载满老年男性病人,在红色的海洋上航行。主宰全船的人工智能把每个人当成患者,当它发现病的不是人,而是世界时,它决定消除人类。

  “第一次到库房吓我一跳,我问谁躺在那里?他们说是兵马俑,我说这么珍贵的文物怎么这个待遇?后来,我们把就它进行了精心的呵护、修复,然后陈列。这就告诉我们,当这些文物得不到保护的时候,它们是没有尊严的,它们是蓬头垢面的,得到保护、得到展示,它们就会光彩照人。”

  他刚到故宫,看到观众经常歪坐在树下,既不好看也不舒服,“我们就研发了新型座椅,就是价格稍微贵一点,3500元一把,今天有11000名观众在故宫博物院各处能够有尊严地坐下来休息了”。

  对于“开放”,单霁翔经常用数字来说明:一共有1862690件(套)文物,其中93.2%是国家顶级的珍贵文物,2018年游客量超过1754万人次,故宫博物院官网访问量是8.91亿次,故宫文物医院建立了23个科研实验室,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的豆瓣评分是9.4分,前年一场“紫禁城的初雪”的照片微博阅读量达到1425万……这些数据他都能脱口而出。

  在最近一次演讲中,单霁翔说,自己找到了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出路——就是要让这些文物真正活起来。“活在当下,活在人们生活中。每个人都有保护文物的权力、都有保护文物的义务。只有我们把保护文物真正看作是公众的事业,而不是自己的事业,文物才更安全。”

admin
武汉2000平方米病毒检测实验室定名“火眼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