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中新时评:打好疫情防控三大战“疫”很关键

  《暴雪将至》的开场,南方某工业小城刚出狱的余国伟去公安局办理身份证,先用“余下的余,国家的国,伟大的伟”说明姓名的写法,又用“多余的余”介绍姓氏,时代局外人的形象跃然而出。时光后退至11年前的1997年,同一方土地上,他是钢铁厂保卫科的科长,犀利之眼能把每一起偷窃行为止于厂内,也是当地小有名气的“余侦探”,协助过公安人员破获犯罪案件。面对即将到来的新世纪,他满怀抱负,渴望能被特聘到公安局,谋得一张可看可摸的办公桌。

  可是被一声声“余侦探”叫得心里乐开花的余国伟,在警察眼里不过是个没多少眼力见儿的冒失鬼,他们只愿意人手不够时他能偶尔来次友情客串,而非每有命案发生,他都闻风赶到现场“冒充”主角。厂子里一帮兄弟的恭维,祝他早些走进体制,为的是他们与工人的偷窃交易能够光明正大。在大雨下个不停的小城市,余国伟以为可以看清未来之路,实则是不折不扣的“可笑”迷局者。

  当唯一打心眼里敬佩余国伟的徒弟间接死于他手,他又成为下岗大潮中的一员,一定要亲手拿下连环杀人案的真凶,成为余国伟心里能捧起铁饭碗的最后指望。可惜的是,他把视他为精神伴侣甚至一生依靠的燕子,当作了实现个人渺茫理想的筹码。时代阵痛下,各为雨中浮萍的两人本该躲在角落互相慰藉,但余国伟亲手毁掉了一切。燕子的自杀身亡将他彻底击垮,他在大雨中把早被警察从嫌疑犯名单里剔除的“犯人”带到案发现场大动私刑,一面是对燕子有无限愧疚,一面是自知已被时代抛弃的愤怒宣泄。余国伟终究没有变成“余警察”,“那个姓余的是疯子”,是旁人对其身份的最后定位。

  “查理”撰写的《一事能狂便少年》《千人中之一人》等文章,陆续在《东南日报》副刊《笔垒》上发表,得到好评。

  1942年,他自浙江省衢州中学毕业,1944年考入中央政治大学外交系,1946年赴上海东吴法学院修习国际法课程。学习外交和国际法的金庸,却对报纸“情有独钟”。

admin
中新时评:打好疫情防控三大战“疫”很关键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