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清华园红兰雅集系列活动《红楼梦的致雅生活》圆满落幕

  白烨也谈到《平凡的世界》在描写生活场景方面的一个很大特点是,始终在城乡交叉地带特殊环境氛围中写人物。比如说通过城里把现代文明带进来,会让你心境摇动,很多东西会给你带来新的诱惑和吸引,让你很难抉择。比如孙少安基本在双水村,后来到石圪节,砖厂越办越大,但总体没有离开这里,而少平是一步一步地在往外走。如果说还有第四卷,我觉得少平的煤矿不是归宿地,他还会往外走。

  现场,大家也谈到近些年《平凡的世界》受追捧的热潮。《平凡的世界》是几个学校的大学生借阅排名第一,马云说对他影响最大的是《平凡的世界》,潘石屹也说《平凡的世界》他读了七遍。白烨认为,正是因为书中表达了人人共有的情感,尤其是有乡村文化背景的人在逆境中向上爬的勇气。年轻人看这个书,大部分都具有这种给你加油打气的功能,这是我们对这部作品保持敬意的最大原因。”

  原标题:《平凡的世界》出版30周年,路遥的理想主义色彩与浪漫主义

      4)目光背后的理想自我、自我理想

  拉康谈及,“诱惑的对象不是需要的对象,而常常是死亡的陷阱。”《零度诱惑》如果说有什么不足,应该是在于其深刻,由于对诱惑的刻画、变化与复归看得太全然,反而可能会有丧失反思本真需要与救赎的可能,即使是布莱希特式的抽离式目光也难以避免。

  这种目光来自于欲望中人理想自我、自我理想的纠结,就像《零度诱惑》一书封面的设计,有着毕加索《梦》的绘画风格,一只眼睁着做梦,如同理想自我要看清一切,另一只眼闭着做梦,如同自我理想要沉溺万有,正如汪明明在本书中反复提到的,尤嘉霓的梦境如同一架可以透视表象与潜意识的双向显微镜,或者这正是《零度诱惑》的命名命意了:以一种现象学式的清空自我的方式看清楚诱惑。

admin
清华园红兰雅集系列活动《红楼梦的致雅生活》圆满落幕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