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“中国釉·刘胜利” 陶瓷艺术作品展盛大开幕

  桑贝时常想象另外一种生活。他很喜欢对小伙伴们撒谎,说自己和父母度过了愉快的夜晚,而事实却是度过了地狱一般的争吵。现实的窘迫让小桑贝感到羞愧,他要用谎言去寻找安全和归属。小时候的桑贝一直有一个困扰,他不想让路过的陌生人知道自己没有伙伴。他希望公园里那些打毛线的太太专心打毛线,看孩子的专心看孩子,看到桑贝路过的时候,不要发现他只是和同母异父的弟弟出来玩。

  “我们有一堆小伙伴,我希望大家对此深信不疑,有时候这让我同母异父的弟弟觉得我是一个疯子,因为当我从一大群大人身边经过的时候,我会突然喊道:‘他们来了!’然后我就拖着我同母异父的弟弟狂奔。‘他们来了!’意味着其他小孩会来追我们,但其实没有人追我们。” (桑贝访谈录《童年》)

  对话中的桑贝一直强调弟弟“同母异父”的身份,这可能是出于法语的严谨,也可能是因为同母异父的身份给桑贝带来了太大的心理阴影。一次父母吵架时,母亲申斥继父:“你不爱他(指桑贝)!”继父回答:“但你听我说,他不正常。”在波尔多人的俚语中,“不正常”的意思就是“他不是我的孩子”。桑贝的父母吵架的时候也会动手。当继父动手打母亲的时候,桑贝有时会为了解救母亲反击。随后得到的竟是母亲的惩罚。“你知道你都做了什么?你竟然打你父亲!”

  不奢望所有人都成为诗人,但所有人都应该留有一颗“诗心”。当然,能不能存有一颗“诗心”也有社会的问题,有时社会的坚硬与复杂让人们不再心灵柔软。不管如何,现代教育应该呵护孩子的“诗心”。

  原标题:小学生写作水平令成人惭愧 教育应呵护孩子“诗心”

admin
“中国釉·刘胜利” 陶瓷艺术作品展盛大开幕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