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日本电影为何频摘戛纳金棕榈?因为历史亦因现实

  “老师在讲台上面讲课、写板书时,我就用草稿纸根据老师的描述复写板书”,王慧说。可一遇上数学中的立体几何,又让他犯难,想象不出图形和辅助线,就只能趁着下课老师还没有擦掉黑板的时候,跑到讲台上凑近看。

  后来,班里擦黑板的活计干脆全被他包揽下来。

  “我是画画的,也是个文化人嘛。要说画画的不是文化人,恐怕任何画家都不会高兴。但是自己有几滴几两墨水自己要清楚啊。如果我要在画里表达什么思想,要是说得不对,多丢人现眼。但是如果画山水,抄抄唐诗宋词不读书也没有关系,人家不读书也是应该的,因为要练笔墨嘛!”

  “我的画人家挑剔笔墨我都不在乎,但是我为我能在画中表达清楚意思这一点很得意。”当年老爷子在上海虹桥公园办画展,一个苏州花鸟画家走过去问:“在画上写这么多字也叫中国画吗?”这事正好被写意大师朱屺瞻碰上了,他回答说:“是中国画,这种画上百年没人画了,要读很多书……”

admin
日本电影为何频摘戛纳金棕榈?因为历史亦因现实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